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
开启辅助访问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注册 找回密码 |我的 |商家管理

便民街网
广告电话:135-5222-5844
合作电话:138-1186-0148
网站微信:shy163

查看: 41|回复: 0

红尘

[复制链接]

参加活动: 0

组织活动: 0

再回首o 发表于 2018-10-7 15:2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7 u: \3 t* R& a: y红尘
( G6 h: S% o0 G# t3 F: N4 B% j8 d. r5 E0 d: B2 O; r( `
; S7 G, F2 t8 ~! K! q) }

2 k& |  D2 D  _6 T
+ j4 o9 p+ L  q( V3 J* T2 k( g, C0 ]# r: E

$ Z% ]2 m$ n1 t/ y% x9 ~. v" U, [% |3 w
4 n' ^& Q9 u1 O  I: P
9 q- P- h' D0 e" w6 D  F8 \1 P/ J- x
5 z9 D" K9 g: y% [1 n  b! r3 g

6 _1 b+ I, L* T4 b- P1 F3 U6 z, c3 e
<共计8198字>" R9 S4 |; U' j0 O; O- ~

  q, F7 w7 b+ H' }! O3 v$ ^/ T: ^3 w  ' Q  _7 s, k% r) K- y& i' \" X8 S! c

/ H/ }  H* k- \% @& i% O% ~( ^: @  
" {  K4 m) R' O+ t$ X
) J7 [( \8 q6 j4 t  红尘 ; |& a, d( n0 z1 i$ l/ O
" G. n+ i  K5 r; s7 N: M5 e. U- h* p
  ——孺子牛
% C+ V- E$ r' \6 k3 S  M
) ]5 D/ D" w5 Q0 Y2 d& v  4 V8 q& J& m  ^: C' Z/ X
* _9 f- y! R, T" k# D( d
  
& D% q  ~+ Z% |4 g! v/ b; S: A8 a: w9 {$ b
  (1)
( @0 M0 K. g6 B& ~, R9 Z0 `! }1 D6 {2 F7 `
    小惠走进王家巷的时候,穿着一件红色的短外衣,一条青色的牛仔裤,一双半高跟的黑皮鞋。脚步“的得”很有节奏,步伐体态都非常轻盈,不俗。时间是上午。巷子里偶尔有人走过,不由得朝她望一望,觉得这个姑娘神态不同一般的过往的女子。从她的身边走过,闻不到特殊的味道,只是一般姑娘身上特有的女人味。 / H( ~8 H/ Z: Q' P* _- j" C  J

( j* T/ `5 _8 }# s  L9 W- G    巷子里很安静。从小惠身边走过巷子里的其他人,还不时抬起头来看一看墙上旅馆的招牌。旅馆的招牌简单,木质的或者是塑料板做的,但字迹都让人一目了然。蜘蛛网悬挂在巷子里的屋檐下的电线上、灯泡上。
  _9 e! v2 H1 t; @% K# y
. Y3 V- a/ s5 a    小惠在巷子里走着,巷子拐弯磨角,但每一个弯她都熟悉了,路边上有一些灌木和荆棘她也是知道的,上面开的花细碎,香气淡雅。有一些颜色鲜艳的果实,可以顺手摘来吃,酸酸的、甜甜的。还有叫不上名字的蝴蝶和小鸟,静静地飞在阳光里。走在巷子深处,小惠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。天很蓝,象巷子上面飘浮着深蓝的带子。看着这样的天空,小惠心里有些发怯。整片的蓝天她不害怕,巷子上面弯曲的蓝天她很少看到过。
: ^. U; A5 W1 S  L0 X" T
9 t; Q2 x# J2 ]) a* w6 E# H* n    幸好在转角处,有一个老太太在木大门口点燃一把香烛,巷子里便清香弥漫。老太太身边放着一条拐杖,她烧香的时候,嘴里不断地喃喃说话。小惠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,便急匆匆地走了。
( m+ D7 l" q5 l. N& B" e! b7 \. ~7 ^( `
    小惠昨晚没有回旅馆,象是一夜没有归家的孩子,一路都胆战心兢。和许多住在巷子里的姑娘一样,小惠也是住在王家巷里的小姐,但很多人都没有看出来。连几代人住在巷子里的老住户,都没有搞懂小惠是在干什么。小惠给人的印象是多么的模糊,一个清纯的女子,住在王家巷做什么呢?因为王家巷住的大部分都是小姐,她们浓妆艳抹,一到晚上,扑鼻的香气便随着夜色降临而在巷子深处出现。小惠却穿得朴素淡雅,举止也含蓄得体,看上去不象是轻浮女子。所以,在王家巷里,小惠也是最容易让人们忽视了的那种女子。
" ]# B3 g8 b+ ~  u6 K* _0 X3 {) y
" r* ~0 x$ @& u1 A6 ^6 _. |% G3 r: H    人们也发现,小惠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从巷子里出入。不象其他小姐一样,走到哪里都是一群一伙,高声谈笑虚张声势。所以,小惠到底住在王家巷干什么,出去干什么,许多人都一无所知。
+ {  a- H; j- v9 k3 H8 z$ t北京治疗白癜风的最佳疗法2 \- P% a2 n0 g
    这个阳光灿烂的上午,小惠又神秘地出现在了王家巷里,是很少有人看到过的景象。可能是因为昨晚小惠没有回巷子里的旅馆来,所以,这个时候,她的步履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显得匆忙。她的脚下踩着古老的砖块,光洁的石头。小惠只身走过,象这高原小镇的风一样轻,象这王家巷上面的蓝天一样深邃,使这条巷子也增添了神秘的气息。巷子里的人大多出去了,走着的人不多,显得太静了,没有人在意小惠。小惠昨晚没有回巷子里来,但依然身着朴素的服装,迈着最为通俗的脚步,走进这条叫做王家巷的巷子。有人可能会想到过,也许会有一天,王家巷也会因为小惠的出现,而让人们对生活产生一些新的欲望和恐惧。 6 l- A9 W# C6 A3 C3 r  }

$ w- t4 x3 w5 R% v6 c0 n3 r    随着小惠的脚步,小巷越来越深。
: h' L# G  Y' e  |5 z8 n- I, i
6 N) Y( b. ~2 B( g3 a    小惠走过的王家巷,是滇西小镇上一条深深的古巷。小巷一直显示着高原小镇特有的古朴风貌,简陋的土墙,黑色的瓦和木头。我们很难相信,一堵简陋的泥土墙壁,会与精美绝伦的壁画联系到一起。屋顶上的花朵和屋檐下燕子的巢穴,让古巷人家的日子恬静而闲适。走在巷子里,难于相信象音乐一样的老人的哭声,会充斥着一条洒满阳光的小巷。所以,这个上午,当小惠怯怯地走过了王家巷的最后一个拐弯的时候,看到巷子的古墙上有一些野蜂从蜂穴里探出头来,又轻轻地飞,嗡嗡地叫。这时候,小惠不免会往自己的身后辽望,象是怕有人跟踪她一样。其实,小惠的后面一个人也没有。
! B& b& j5 Z9 c6 P% J5 d5 a! f/ s6 w% K& U# y2 e
    浅浅的阳光泻在了巷子里的老土墙上。 * p& f0 e$ i+ z: T( H
' v4 E: \. w" \6 B+ [& }
    4 m# T; f* h; |1 j- ~2 Y

! T6 N* ~6 V8 y2 k  ~# D    (2) " r' f9 w! K' v+ f

) h3 n' s( P% E( G9 q( b" d    好象是经过了漫长的时间,小惠才到达了那个小旅馆。旅馆的门是经常虚掩着的,门壁上布满精致的木雕,黑色的门板上,吊着一个黝黑的铜锁环。小惠轻轻地拉着一个铜锁环,打开了旅馆的木门。小惠的手很轻,但木门还是“吱溜”地响了。那声音缓慢,悠悠扬扬,持续的中国白癜风名医堂专家时间很长,让人听了生长一种情绪。这情绪象风一飘渺,整条巷子都似触动了。 3 m8 ?  l! f. c# n( c% c
- i" R: `0 _3 w* l- O+ K
    小惠吐了一下舌头。然后转身迈动了脚步。姿态和神情都怯怯的。
9 m2 B* R" H- J$ z' _, T% x( x7 y& C4 ~0 e% Q7 K; d: J
    旅馆老板从屋里走了出来,他分明是听到门的响声。而且,凭他多年的经验,他已经能从开门的声音也判断进来的人是谁。走到了院子里,老板用神秘地眼睛看着小惠。旅馆老板是个老人,老人眼里的那种神秘光彩,是暗藏在线一样的眼缝里的,只有小惠看得出来。这个60多岁的老人和小惠打了一年多的交道,这时候好象不认识面前的女子一样了。 % M1 V) I: c& ~+ |4 z- Q2 V- o

2 X9 c- \, w8 ^* T5 w    老人开口说出的却是另外的话题。老人朝几间屋子里呶了呶嘴。那些房间就在小惠的眼前展开。一排平房在院子的东边,只有两层,每一层有五个房间,每一个房间有一道窗户,窗户上有简单而厚重的窗帘。在小惠茫然地看着低矮的房间的时候,老板好象是不经意地说道,她们都还没有起床。“她们”就是常住旅馆里的其他小姐。   i9 H* ~! E# R) J/ a2 f+ ]# C
! e7 }% |: k7 E# S
    在空旷的院子里,其他住旅馆的人也没有,住旅馆的人,晚上来,早上就走了。旅馆里的上午是那样的宁静。老人看看旁边没有人,眨眨眼睛低声问小惠说:在哪里过夜了?小惠有些胆怯,好象有秘密让人知道了,但她说:在我的一个朋友那里。 4 E0 p. ]0 z7 K
( M' c3 U( ]5 @3 F% K# F3 C
    老人不满意小惠的回答,有些生气地走开了。脚步不紧不慢。小惠看着老人的背影,她从那身影里可以看到一种心思。她自己也说不明白的心思。她觉得这种心思无法表达,让人好奇也让人充满苍茫感。 ' |8 u% W* |4 J  N

% h7 S! p1 |: i' m8 R! }7 V' i  @. R    老人边走边还嘀咕着回答小惠:鬼才信呢。老人不相信小惠是和朋友在外面过夜的。 ' W; K* d5 A' t& p

4 k( d8 t/ v% P/ @( C0 W    小惠看到老人在院子里转着圈子,好象是在寻找一件失去的东西。但其实也走不到哪里北京中科医院曝光去。旅馆的院子很小,还不到一百个平方。院子里还有两棵樱桃树,几盆君子兰。几个蜂窝煤炉,是住旅馆的小姐作烧水和做饭用的。炉子上都放着大小不一的铝茶壶。 1 V% C% p0 r( |2 D) O3 j. L

+ ]% Z* p; B0 H$ Z6 b    小惠回过头来,打开了炉子的封火盖,开始从蜂窝煤炉上倒水洗脸,梳两条一尺多长的辫子。院子的墙上,有一面镜子,用几颗钉子镶在很当眼的地方。小惠用毛巾揩着脸,她照看着自己的面容和眼睛。一点一点地看,看得认真仔细。从自己的脸上,小惠仿佛从过去看到了现在,看自己脸色的变化,只有她自己看得出的变化。她发觉自己这个早晨的脸色更加憔悴,心情马上暗淡了下去。 $ s: J4 `; n8 n$ P

: }+ k* c3 i0 b" Y; P0 m# N    同时,小惠在镜子里看到老板在院子里来回转动,拿着一个扫帚或拖把。老人头上又戴上了一顶红色的辣子帽。帽子颜色鲜红,是一顶一般艺术家都不敢戴的红色的辣子帽。老人过去是巷子里有名的银匠,一生都执着地把生硬银块变成缀满各种花纹的艺术品。而自从小惠住进了这个旅馆,在小惠的心里,老人总是不停地打扫卫生,他想把旅馆打扫得干干净净的,让小姐们喜欢。银匠的过去成了历史,在小镇上,银器已经没有开旅馆找钱。这个戴红色辣子帽的老银匠,理所当然要弃艺经商。
' M2 _! e1 H7 ?/ K  U8 o$ I7 C( O4 F0 J* X
    扫帚的声音表达着老人的愿望,他生命的延续。小惠知道,在这条巷子里,没有哪一家的旅馆有老人的干净。 5 P$ q! t+ Q9 M! V

. o. B. d, M  m$ l    在老人扫地的声音中,小惠还是面对着墙壁上的那块镜子。同时,从那块镜子里,小惠也看到老人不时在看小惠的行动。开始的时候,老人的身影处于镜子的一个角落,慢慢地,老人由远而近,在镜子里站了半个镜头。老人终于又走到了镜子面前,低声说,没有请你吃早点?老人的声音永远是那样的低。小惠说,没有。老人又说,小气鬼! " O: F2 S& x! l" c4 h. e
9 o9 e& {. x0 N/ ^8 ^4 `" O
    老人还说北京治疗白癜风最正规医院,我的炉子上有油茶。
6 V0 O. W9 T. D' T& G3 d6 M7 G0 f6 [  N( Z8 a' j
    炉子上的油茶,盛在一个瓦质的土罐里,一种浅显的茶色,让小惠产生舒缓的情绪。她随即想起了那土罐里的油茶的产生的过程,一种莫名的温馨,是产生这种油茶的全部意义。老人说完话,还又朝炉子上指了指。他怕小惠没有明白他的意思。小惠说,我婶起来了吗。老人说,去打麻将了。她成天只会打麻将。
' w1 T: ]5 F0 ]2 v5 q7 K! ]
( \$ L! K' W' g8 _0 i, }    于是,小惠坐在了院子的一角,坐在一个草墩上。当她端起了那油茶,又用一个瓷杯倒出来,端到自己的嘴边的时候,感觉一缕阳光刚好泻在她的身上。而油茶的味道,渗透着糊米的味道,酥油的味道,是小镇上最好的饮口,沁人肺腑。这种味道让小惠不时抬起头来,看一看老人。
8 W7 F- d3 i' M; X: c' H4 m
0 c: c& _8 u& ^1 }) z: a/ S& e0 L& _    0 V$ ~/ |) A# L5 B6 a
% d. ^+ d2 [$ w8 n% B( K3 ?# O
    (3) 3 L' f' q  n4 B

1 C& E! q; |/ d% X  ]9 J9 ^/ y4 [( }( O- A    小惠不知道这个上午要干些什么,面对上午的时光她一度迷茫。她的房间在旅馆平房的第一层由南往北的第二间,从火炉边站起身来,推开门就可以进去。但是,小惠没有进去,无聊地坐在门边上,身子斜斜地靠在板壁上,形成一道曲线。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小惠突然才想起一件事来,她说:小花呢?今天早上小花怎么不见?
- }8 K  F3 o. D: h  c7 D: @; [3 {& J9 {
    很显然,小惠是在和老人说话。但是,还没有等到老人回答,一只花狗从楼上跑了下来。这是一只杂毛小狗,样子很难看,行动也显得笨拙。这只名叫小花的小狗,不是人云我云的昆德拉书中的“卡列宁”,这些年,镇上养小狗的人越来越多,成了不可回避的事实。小惠看到小花跑到了自己的面前,摇着头甩着尾巴。她把小花抱了起来,在院子里旋转着,好象要把小花的头和自己的头都转晕一样。 ' G) C9 E# _* y: E& f5 _" F

! \% m, a& x- l# c) s$ i9 Y2 W    小花“吱吱”地叫着,小惠“咯咯”地笑着。旅馆里的老人,看着小惠的样子也笑了起来。 ) o( Q2 S' d1 A; W
3 @" E+ Q& }+ v' a/ d( z: @! o0 d  F
    几个还在睡觉的女子也被吵醒了,在被子里发出了声音。是被子里的声音,小惠和老人都听得出来,懒洋洋的,带着一点暖意。旅馆里还睡着几个包房的小姐,她们都是要快到11点的时候才起床。小惠先是听到哈欠声,喃喃的自言自语和低低的歌声从房间里传出来。小惠觉得这些声音里的些许温度的同时,还有一些麻木不仁。然后,就是一阵扑鼻的香气飘到院子里来。小姐们的每一个行动,总是让香气首先到达。然而。小惠不习惯闻到她们这种味道,她不愿意让人一闻到一种气味就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。这时候,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 ; g, Y& ^; U, w( P8 B" w5 B3 f

9 t# M2 `+ k- c0 L$ m& f& }    房间只有10个平米,可以摆一张床,一张桌子,一把椅子。另外还有三个平方的活动空间。床上摆的都是老板家的行李,海棉垫子,化纤的床单、枕巾和被套。这些行李上都容易结些细小的“布籽”,磨擦过小惠的皮肤,影响过她的睡眠。现在,小惠对此却视而不见。
+ O; y1 V$ g6 H* k5 h* B- v
- P/ Y7 g0 _) d+ L    然而,一张“宝丽板”做成的理发台依然立在窗口旁边,引起了小惠对往昔的回忆。 ) n" e2 O2 e: i# g7 R$ C

# c6 Q8 |' K7 S* B    小惠原来是理发的,就在王家巷外的老街上租了一间铺面,从学徒到开张,只用了半年的时间。那个理发店的开张,意味着小惠结束了二十年的乡村生活。她出生在离金沙江不远的一个村子里,一生下来就走着铺满野草和鲜花的山路。后来,她从村子里出来,到这个小镇里上中学,一读就是三年。小镇上三年的学生生活,是让她决定要离开那个小山村的开始。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自从踏上小镇狭窄的街道那天起,她就对这个小镇产生了感情。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,就考上也没有读下去的勇气。小惠留在了这个小镇,注定了她的命运要和这个小巷、这个旅馆发生关系。 : c1 v2 N+ ?, q- k
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